红花岗区热点要闻

娱乐新闻

大礼议之争:“我的生父是叔叔?”一场伦理和礼法引发

发布日期:2020-06-30 04:1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引言:

自古以来,我们对于伦理和礼法都十分在乎,甚至在很多古代人的心中,这两个词的重量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。

在古代的历史故事中,埋儿奉母,卧冰求鲤这样的事情时常发生。这就像是我们生活中的一道红线,不可跨越的鸿沟。

从春秋战国时期,奉行的君子之道。到汉朝时期,汉武帝的独尊儒术。

在我国的历史中,儒家一直占据着十分重要的角色,当然儒家的理念,也是被人奉行至今。

甚至,我们一直被称为儒文化圈,那么当儒文化中的礼法和我们存在的伦理发生了冲突,我们又该如何抉择呢?

伦理和礼法在生命的天平中究竟谁重谁轻?发生在明朝嘉靖年间的大礼议之争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一、大礼议之争始末,皇位传承失误

其实,这个大礼议之争要从一场暴毙说起。明朝的第十位皇帝,在他三十岁那年突然死掉了。

朱厚照

国不可无主,但是问题是,朱厚照暴毙之前还没来得及生下儿子做太子。而更狗血的是,这位皇帝的父亲因为只有一个皇后,所以也只生了一个儿子。

朱厚照死掉了之后,明朝的大臣选择了兴献王世子进京做皇帝。但是因为朱厚照死的太突然了,没有来得及完成过继的手续。

这位继任的皇帝到了北京继位后,才开始反悔,表示自己不能做别人的儿子。

“此皇太子礼,我奉遗诏嗣皇帝”这是到达北京的时候,朱厚?说的话,大臣们没有多想,恭敬地将朱厚?迎进了北京,表示朱厚?应该是作为继子成为皇帝的。

但是朱厚?却不这么想,认为自己是继承大统,而不是继子。虽然是兄终弟及的,但是却和传统意义上不同,朱厚?只愿意当朱厚照的堂弟,而不愿意做亲兄弟。

继位之后,朱厚?主动挑起事端,认为应该重新拟定自己父亲的称号。却遭到了大臣们的强烈反对,从此引发了“我的生父是叔叔”的一系列争端。

朱厚?

按照大臣们的设想,朱厚?应该称明孝宗为父亲,而兴献王自动降级成叔叔。但是朱厚?却不同意,不但要封自己的生父为皇帝,还要让自己父亲入主太庙。

正是在这种情况下,开启了大臣和皇帝长达三年的拉锯战。

这场拉锯战的战况十分惨烈,继承大统的一派认为,“陛下既考兴献帝为立庙,若别为宗,又以小宗合大宗为嫌者,殊不知父子天性不容自绝,况立庙大内止援奉慈殿之例,犹大夫士之庶子。”

这是《明史》中对于张璁对于这件事的观点,他认为父母血缘是不应该断绝的。

而到了继子这一派又认为,“无生而贵者”,说明朱厚?想要富贵,那一定是别人传给他的。

“虽天子诸侯之子,苟不受命于君父,亦不敢自成尊也。”就算是诸侯天子不是自己父亲传位也是不能变成尊贵的人。意思就是朱厚?要是想做皇帝就必须认父亲。

两方观点不一样,而朱厚?已经登上了帝位才来反悔,这些的大臣的先决条件已经输了,后来这样的僵持持续了三年。

靖难之役

返回